探索大千未解之谜 猎奇世界奇闻趣事

真实的灵异事件-看到了男人的这个反应之后,孙德胜嘿嘿一笑

发布时间:2021-12-11   来源:    

看着这个叫做刘棍棍的的男人走上了楼,车前子这才对着孙德胜说道:“胖子,我们住在二零五,你给他二零四的房间。啧啧啧......”

看着小道士笑嘻嘻的样子,孙德胜也笑了起来,拍了拍车前子的肩膀,说道:“哥哥我也纳闷了,是不是我看着特别蠢?还是天底下就他一个聪明人......回去吧。哥哥带你看猴戏去......”

当下,两个人上了楼,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孙德胜直接从厕所的镜子后面拿出来一个小小的平板电脑。打开平板之后,里面却出来了旁边二零四房间的景象......

他们俩跟着林错过来之后,孙胖子先在隔壁二零四号房间里安置了两个无线的监视摄像头,原本这是为高亮准备的。如果高胖子发现了二人的破绽,十有八九会在旁边的房间里安排人员监视他们哥俩。到时候孙德胜便可以来一个反监视。

只是谁也没有想到,他们俩穿越过来的当天便暴露了。原本旁边的两个监视器也没用了。打算过了年就拆掉。可谁能想到,今晚上竟然用上了......

孙德胜点上了一根香烟,一边抽烟一边看着平板里面对面的景象。就见这个叫做刘棍棍的外地人在房间里转了几圈,嘴里好像刘姥姥进大观园一样,自言自语的说道:“咦......到底是首都的招待所,可是比乡里的招待所强多了。能在这里住一晚上,这辈子就算没有白来......”

说话的时候,男人摸了摸雪白的被褥。他犹豫了半晌之后,还是不敢睡在上面。将自己带来脏兮兮的褥子铺在了地上,随后坐在了被子上,继续自言自语的说道:“可惜了,这次要是把彩凤带上就好了,我们倆住在这里捣鼓出来个娃,那可是怪美的......”

想着自己老家的媳妇儿,男人呲着黄斑牙笑了一阵。随后又从口袋里翻出来旱烟袋,装上了一袋烟丝之后,美滋滋的抽了起来。抽完了一袋烟之后,他惬意的伸了个懒腰。随后钻进了被窝里,片刻之后便呼呼大睡了起来。

看着刘棍棍的样子,并不像是装的。看着他熟睡的样子,车前子皱起了眉头,对着孙德胜说道:“胖子,咱们俩这次是不是看走眼了?这可是八一年,谁也不会知道还有监控摄像头这玩意儿。你看看他这样子,这么看都不像是装的......”

孙德胜嘿嘿一笑,眼睛盯着呼呼大睡的男人。嘴里说道:“不是我说,再看看。是真的假不了,是假的早晚露馅......”

“还能怎么露馅?胖子,还有四个小时就要天亮了......”说话的时候,车前子打了个哈欠,去卫生间简单的洗簌了一下之后,便趴在了床上准备睡觉......

就在迷迷糊糊的车前子即将失去意识的前一刻,突然听到了孙德胜一声轻笑,随后对着他说道:“兄弟。起来看看这个,这只老猴子马上就要露馅了......”

听到了孙德胜的话,车前子的睡意全无,他从床上跳了起来。凑到了孙胖子的身边,就见平板显示器里旁边房间的刘棍棍从地上爬了起来。随后迷迷糊糊的向着厕所的方向走去......

招待所里二零四、二零五都是带着独立卫生间的高级房间,为了照顾老干部。还特意的加装了抽水马桶这样当时稀罕的东西。

刘棍棍睡眼惺忪的走进了卫生间之后,孙德胜手里平板显示器里的景象便变成了卫生间里面,第二个监视器的画面.......

刘棍棍打开了水龙头,嘴对嘴的喝了一口自来水之后。有解开了裤子,习惯性的将马桶圈放了下来,很是自然的坐在了上面。可是他的屁股刚刚沾到了马桶圈一瞬间,刘棍棍突然想到了什么,随后好像屁股被马桶咬了一口似的,瞬间跳了起来。随后他将马桶圈掀开。自己蹲在了马桶上,开始方便了起来......

看到了男人的这个反应之后,孙德胜嘿嘿一笑。回头看着车前子说道:“兄弟,你还能不能记得第一次坐马桶的时候,是坐着还是蹲着?”

车前子明白孙德胜的意思。他厌恶的看了看平板里的男人之后,说道:“我当然是坐着了,就算没看过马桶,电视里看别人做马桶也看多了。这个自然知道......这孙子坐马桶做习惯了,家里条件不错嘛......”

这时候,孙德胜看了一眼手腕上的手表,说道:“这是觉得差不多,要动手了。兄弟,咱们哥俩第一把,他是为了谁来的......”

“还用问吗?这就是刚刚去了刘书民家里的那女人的同伴。七个人之一,这是来探咱们俩的底了。”车前子说到这里,起身将自己的外衣拿了起来。一边穿衣一边说道:“你等着。我现在就把他抓过来,到时候一顿大嘴巴,不说就继续打......”

“兄弟你先歇歇,用不到你出手。现在这里就算是民调局了,也看看高老大还有没有什么后手......”孙德胜笑了一下,将自己那只普通的手枪取了出来。他笑嘻嘻的看着蹲在马桶上的人。继续说道:“不好意思,朋友,不管你来干什么,我给你增加点难度.......”

说话的时候,孙德胜走到了窗边,开窗之后,举枪对着天空扣动了板机......

“啪!”的一声清脆的枪响,现实瞬间的寂静了片刻。随后有人扯着嗓子喊道:“谁打枪了?有阶级敌人在搞破坏......”

“二楼!二楼传来的枪声,二零五、二零六那边。赶紧打电话去分局......”

虽然喊叫声不停,可是却没有听到有人楼下楼的声音,反倒是顺着门缝有一阵一阵的烟雾冒了进来......

 

这时候,孙德胜还是捧着手里的平板,盯着在旁边房间里的刘棍棍。

这个男人倒是没有一点惊慌失措的样子,他不慌不忙的收拾完自己的身体。走出了厕所之后,深深的吸了口气,随后扯着嗓子喊道:“失火了!救命啊,着火了......”

随着他的喊叫,这个男人的双手对着大门连连挥舞,木头打房门“呼!”的一声。着起了大火。火势很快蔓延到了大半个房间当中,他抓起来自己的包,走到了窗台边。打开了窗户呼救了几声。

叫了几声之后,男人直接顺着窗户跳了下去。落地的时候,他还崴了脚,一瘸一拐的站在院子里,满脸焦急的看着头上着火的房间,顿足捶胸的说道:“都怪我啊。抽什么烟袋......把这么好的屋子烧了,我咋赔得起嘛.......”

他的话还没有喊完,就听见外面响起来一阵警笛的声音来。片刻之后,几辆满载公安人员的吉普车开到了院子里。带队的公安正是分局值班的副句长熊为民,下车之后,看到了二楼凶凶的火焰,熊句长急忙喊道:“不是说有人开枪吗?怎么还着火了?立即组织救火。看住了招待所的前后门,小心犯罪分子趁乱跑了......”

这时候,披着工作服的高亮从招待所里走了出来。他笑呵呵摆了摆手,对着熊句长说道:“老熊,怎么还把你惊动了?没事儿啊......那什么,刚才我擦配枪的时候,走火了......”

看着高亮无所谓的样子,熊为民皱了皱眉头,说道:“怎么就没事了?老高,事情大了!赶紧指挥救火啊,这烧的可都是人民财产。浪费一秒钟都是在犯罪......”

熊句长的话刚刚说完,就见楼上的火势瞬间消灭。原本冲天的火苗竟然无声无息的熄灭了。只剩下滚滚浓烟从窗口冒出来......

这时候,熊句长的脑海当中突然闪现了高亮正职单位的传说。明白了个大概之后,他觉得后脖颈子有些冒凉气。当下,仗着胆子对高胖子说道:“老高,那什么......是你们民调局的处理的案件吧?”

“晦气......”看到了高亮微笑着点了点头之后,他有些惊慌的后退了一步,说道:“你看看这事闹的!哪有什么开枪?这大年三十的,指不定是哪家放鞭放炮的,误会了。行了。火也灭了,这里没有我们的事情了,我们回去了......那个谁,你回去通知一下,部委招待所这里今晚就算塌了,也不要派人过来......”

高亮也不生气,笑眯眯的看着这些公安人员离开。嘴里还不忘说了两句:“这就走了?我还说请同志们吃顿饺子。老熊,初六市局在我这里开会,咱们再继续聊啊......”

看着几辆吉普车离开了招待所之后。高胖子这才转过头来,笑呵呵对着有些慌张的刘棍棍说道:“同志,我怎么不记得招待所里住了你这一号人物?什么之后住进来的?登记了没有?”

看到了高亮身披的干部服,刘棍棍缩了缩脖子,怯生生的说道:“我是刚刚住进来的,我是来首都找亲戚......”

没等男人说完。他身后响起来一个油腻腻的声音,说道:“是哥们儿我,我把刘棍棍同志带进来的,都是阶级兄弟嘛......高局您也不用表扬我,我孙德胜就喜欢做好事不留名。”

随后,走出来的孙德胜将晚上回到招待所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只是隐瞒了监视这个男人的事情......

“表扬你......”高亮的目光转到了刘棍棍的身上,随后又看了看孙德胜,继续说道:“孙德胜同志,你这是再给我出难题啊.......那个谁。丘不老你来,带着这位刘——棍棍同志去厨房找点吃的。把包好的饺子煮上二十个。孙德胜同志说的对啊,都是阶级兄弟......”

丘不老愣了一下。从刚才孙德胜的话里,他判断出来这个刘棍棍绝不是一般人。原本想着自己的领导会把这个人抓起来严加审讯的。没有想到不审讯不说,还要管上一顿饺子......

不过高亮的话。丘不老不敢不听。当下只能硬着头皮带着千恩万谢刘棍棍去了厨房......

看着他们俩离开之后,高亮这才叫孙德胜走到身边,说道:“孙德胜同志,你搞得什么鬼?你是不是在外面惹祸来了,人家找到这里寻仇了?”

“您真以为是冲我孙德胜来的吗?高局,对付我不用那么麻烦。一颗子弹就解决问题了,还有,我们哥倆出去一晚上了,为什么现在他们才来报复......”说到这里,孙德胜收起了笑容,一本正经的看着高亮,说道:“人不是冲着我来的。他只是看到我们哥倆进了招待所。这才进来想要浑水摸鱼......”

说到这里,孙德胜顿了一下,随后看到头顶上二楼,正在看热闹的车前子,他压低了声音,对着高亮说道:“问题是您这里最近收了什么宝贝。会把人引进来......”

“最近我是收了一件民调局的镇局之宝——就是你老丈人......”高亮也跟着看了一眼车前子,笑呵呵的冲着他点了点头之后,又继续说道:“那我想不明白了,谁敢来动吴大先生的虎须?“

孙德胜嘿嘿一笑,说道:“这就不知道了吗?”

再说厨房里,丘不老心不甘情不愿的将两盘下好的饺子递给了刘棍棍。看着这个外地人狼吞虎咽的样子,他说道:“慢点吃,不够我再给你下.......你这是多久没吃饭了?”

刘棍魂一边吃一边说道:“饭经常吃,可是饺子可不敢常吃。这天天吃饺子那还得了?这不就是社会主义了吗?”

就在这句话说完的时候,一个从头白到脚的男人走了进来,他完全不理会刘棍棍,就好像这个人不存在一般,只是走到丘不老身边的时候,停下脚步,看着他说道:“东西都运回来了吗?“

本文章由猎奇志网收集整理,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只是为了更多的传播知识,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或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