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大千未解之谜 猎奇世界奇闻趣事

春秋时期吴越争霸是如何开始的?相互征伐七十余年是有何仇怨?

发布时间:2020-04-23 14:02:24   来源:    

  今天小编给大家带来春秋时期吴越争霸,感兴趣的读者可以跟着小编一起看一看。

  周平王元年(前770),周平王东迁洛邑,开启春秋战国时代,“平王之时,周室衰微,诸侯强并弱”,不仅是“齐、楚、秦、晋始大,政由方伯”,处于东方的吴、越两国也逐渐变强了起来,开始参与中原争霸的浪潮中,双方都有问鼎中原之志,也被齐、楚等大国所忌,春秋首霸齐桓公就说过:“天下之国,莫强于越”,吴国的崛起也给楚国带来了巨大的威胁,“无岁不有吴师”。然而吴越之间的矛盾也不断上升,从周景王到周元王,两国相互征伐七十余年,早已结下血海深仇,那么吴越争霸是怎么开展的?越王勾践又是如何灭掉了吴国?

image.png

  一、吴王伐越,越霸亡吴

  吴国与越国的位置很尴尬,越国旁边是庞大的楚国,很难与其正面抗争;吴国上面是齐国,时不时得提防齐国的骚扰。而且吴越相连,又靠海,可以说是退无可退。同时吴国欲争霸中原,必先征服越国,以解除其后方威胁;而越国欲北进中原,更必先征服吴国,这样才能够打通北进中原的通道,俗话说“两虎相争必有一伤”,若想在兼并战争中活下来,那么吴越之争是必然,且两国之中只能有一国可以活下来,“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吴越必有一战。

image.png

  吴国始祖是周太王之子、周文王伯父泰伯,传说“太伯之奔荆蛮,自号句吴。荆蛮义之,从而归之千馀家,立为吴太伯”。当周武王克商后,寻找太伯、仲雍的后代,“得周章。周章已君吴,因而封之。”之后吴国又经过几代国君的发展,国力强大,国运蒸蒸日上,与日渐衰微的周王室形成鲜明的对比,到了寿梦为国君后,“寿梦立而吴始益大,称王。”吴国的强大引起了晋国与楚国的注意,为了扼制与自己争霸的楚国,晋国派遣申公巫臣出使吴国,“教吴用兵乘车,令其子为吴行人,吴於是始通於中国”,吴国不再闭塞,而是出使列国,并与晋国结盟,开始参与中原之争。

image.png

  与吴国相比,越国的早期历史更为模糊,可以考究的是,越国先祖是大禹的后代,“少康恐禹祭之绝祀,乃封其庶子于越,号曰无余”。越国在整个春秋战国时期一直都是比较强大,甚至还曾一度威胁到了齐国的安全,就连在管仲支持下的“春秋首霸”齐桓公都不得不终日惶恐,曰:“天下之国,莫强于越。今寡人欲北举事孤竹、离枝,恐越人之至,为此有道乎?”本偏安一方的越国也因为一系列机缘巧合参与到了中原争霸的行列中,也因此遇到了一生之敌——吴国。

  二、吴越争霸,成王败寇

  周简王元年(前585),吴王寿梦在晋国的支持下崛起,与晋国一起对抗楚国,吴国的崛起给楚国带来了巨大的威胁,双方互有来往。吴国的侵扰让楚国颇为头疼,为了从背后牵制吴国,楚国也开始扶持越国,但没想到的是,自己扶持的“小弟”根本不是吴国的对手,还被吴王阖闾趁机夺取了太湖平原,“子胥乃使相尝水,象天法地,造筑大城”。

  解决了楚国的“小弟”越国后,吴王阖闾想借楚国衰弱之机对楚国用兵,但伍子胥、孙武都认为还不是时候,因此献计将吴军分为三支,轮番骚扰楚军,以图削弱楚军斗志,如此轮番袭扰楚国长达六年之久。只有千日做贼,哪有千日防贼,这六年间,楚国为应对吴国的骚扰耗费许多财力物力,楚军将士疲于奔命,斗志尽丧。于是在周敬王十四年(前506),吴王阖闾亲自挂帅,以孙武、伍子胥为大将,三万吴军将士深入楚国腹地,攻入楚国都城,然而灭楚在即,申包胥在秦廷大哭,得秦哀公助力,越国也落井下石,“越阐吴王之在郑,国空,乃伐吴”。

image.png

  一路高歌猛进的吴王阖闾没想到秦越联军竟然如此强悍,而阖闾之弟夫概看到秦越联军同时打败吴兵,吴王又留在楚国不归,于是跑回吴国自立为吴王。国外作战不利,国内又时局动荡,阖闾果断领兵回吴,夫概兵败后逃往楚国。“攘外必先安内”,既然弟弟的谋反平定了,于是阖闾又命儿子夫差伐楚,攻取番邑,楚王大恐,将国都从郢迁到鄀。秦国尚远,是报复不了的,然而越国近在咫尺,面对这个几次坏了自己好事的邻居,阖闾决定不再心慈手软,秣兵历马的同时等待时机。

  周敬王二十四年(前496),越王允常死,其子勾践即位,吴王阖闾兴兵伐越,“越王句践(“勾践”亦作“句践”,在古代通用,现在一般写作“勾践”。)迎击之槜李。越使死士挑战,三行造吴师,呼,自刭”,吴军觉得挺新鲜的,只顾观看越人奇怪的行为放松防备,越军趁势攻击,在姑苏大败吴兵,吴王阖闾也身受重伤,临死前阖闾将太子夫差叫于前,曰:“尔而忘句践杀汝父乎?”对曰:“不敢!”阖闾大喜,立太子夫差为王。夫差即位后,不忘灭越之志,任命大夫伯嚭为太宰,积极备战,第二年后,“吴王悉精兵以伐越,败之夫椒,报姑苏也。”有杀父之仇的越王勾践也成了夫差的阶下囚。

image.png

  三、十年生聚,十年教训

  越王勾践带着夫人和大臣范蠡去吴国服苦役,给阖闾看坟,给夫差喂马,还给夫差脱鞋,服侍夫差上厕所,吴人皆嘲笑羞辱三人,只有伍子胥深感不安,进言曰:“今不因此而灭之,又将宽之,不亦难乎!且句践为人能辛苦,今不灭,后必悔之”,吴王不听,而勾践听说后,更加毕恭毕敬,使得夫差麻痹大意。周敬王三十一年(前489),吴王夫差借齐国动乱之机,想要举兵北上,伍子胥又出来劝谏曰:“今越在腹心疾而王不先,而务齐,不亦谬乎!”

  夫差还是不听,执意北伐齐国,大破齐军,又向鲁哀公索取百牢。之后几年夫差多次伐齐攻鲁,皆胜,于是越王句践率其众以朝吴,献上丰厚贡礼,吴王大喜,只有伍子胥感到害怕,再次劝说夫差“越在腹心,今得志於齐,犹石田,无所用。且盘庚之诰有颠越勿遗,商之以兴”,兴头上的吴王还是没有听,最后还令伍子胥自刎,临死前,伍子胥悲愤地说:“树吾墓上以梓,令可为器。抉吾眼置之吴东门,以观越之灭吴也。”

image.png

  吴王夫差兴兵多年,导致国内空虚,越王勾践表面上毕恭毕敬,使得夫差放下警惕,三年后放其归国。然而回到越国后,勾践趁夫差称霸中原时励精图治,激励全国上下齐心努力,奋发图强。反观吴国,多次伐齐攻鲁耗费财力,士卒疲惫,诸侯盟会上还得罪晋国,越王勾践收购吴国粮食,使之粮库空虚;赠送木料,耗费吴国人力物力兴建宫殿;散布谣言,离间吴国君臣,施用美人计,消磨夫差精力,使其不问政事,夫差沉迷于空中楼阁的幻想中过着纸醉金迷的奢华生活。最终勾践隐忍多年,终于灭掉吴国,一雪前耻。